鹤鸣今天也在努力爆肝

我胡汉三回来刷屏了!!

头像来自于@西史与熙

语C相关,个人向理解,雷狮。

—不定时更新。


目前为止,漫画中的表现来看,他的情感表达冷淡,表情上也有点坏得彻底的味道。他很少会和海盗团的其他几位互动,就算有所言论也基本是在下达命令或者定下大局。无论是对待卡米尔那一句“大哥”的唤言所做出的充耳不闻的回应(当然也不排除他没听见的可能性),又或是制止佩利同安迷修交战时落下的一道惊雷,以及那一句极具威胁的“给我回来”。漫画里面来看,从那个情节,佩利与帕洛斯的表情似乎在告诉着我,他们两个在畏惧雷狮,所以对于这两个人为什么追随雷狮,我现在还是有不小的疑问,究竟是因为雷狮的精神还是情感在拉拢他们,还是雷狮在以绝对的力量压制他们,这一点很麻烦,因为这里是可以决定雷狮究竟是彻头彻尾的坏蛋还是一个很好的领袖。领袖精神应该是有的,毕竟曾经身为皇子也拥有着继承权,所以王者那种一统天下的气概是有的。海盗精神应该也是有的,正如动画里面那一段横行霸道的宣称,他把自己摆正在一个坏蛋的角色上——不过他到底真的是恶劣到了骨子里还是只是表现的是如此,真的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目前由于出场率过低,暂且将他视作坏人来看。
贵族与海盗的结合体,说话会随性但是又确实有着贵族皇子该有的傲,狂与傲并存,哪个不能多哪个也不能少,狂多了完全像痞子,傲多了又不像海盗。
“凹凸大赛是碾碎一切希望的地狱”,他是这么说的,当然他也认定等级决定一切。至于他清楚凹凸大赛的本质究竟是在赛程中明白的还是一开始就明白,这个也是很麻烦的地方。毕竟这个可能是决定了他的黑暗程度的一个因素,很重要的一个。
如果一开始就清楚,他还拉了卡米尔来到这里,这代表他可能并不在乎卡米尔的死活,只把卡米尔当做个帮手。如果是在赛程中知道的,那么因为这个过程把他磨得这么锐利,也是有情可原,所谓他应该不会是太冷淡的人。应当算是个自我主义者,但也并非绝对。至少那时对峙安迷修可以看出来,他听取了卡米尔的建议,并没有如自己所言那般趁机将安迷修击溃,他还是较为顾全大局的,当然也不排除他只是在考虑有关于自己的更长远的打算的这个因素。向往自由这一点,官方并未给出太多解释,如今仅有官方团队中的人所做出的同人作品(这里暂且标注一下,有些地方并不建议参考,毕竟那个所谓的同人作品前传中的雷狮与如今这个雷狮反差太大。),那么做出两点思考,一是因为王室的腐败,雷狮明白自己在这里不过就是被困在笼中守望那零星一点的腐烂土地,他有更加长远的打算,以及更大的野心,所以才会成立海盗团征战以及参加凹凸大赛,这个因素考虑下来是比较合乎情理的。二也则是因为向往自由,然后参加凹凸大赛也不过是为了自己快意。这两点相结合一下似乎也不错。
雷狮之于强者并非尊敬,充其量只能算是尊重——他不乏称赞的称格瑞为“战斗天才”,与嘉德罗斯初会时亦会在动手前称是“虽然有些失礼”,当然,他这种尊重应当是处于等级与力量上的考虑,以及这种尊重只能称作是勉强,毕竟这种尊重只建立在力量上,他也称嘉德罗斯为大菜,虽然不排除这是另一种承认其能力突出的说法。初登场时便可从其言论得知的,他对于等级有明确的观念,认定等级高的人可以碾压一切。以及,以我上面他以大赛作为游戏的观点来看,他应当也在追寻着大赛中的乐趣,即挑战强者,这一点在其初登场时对待金对战四级怪时的态度是得以体现的,顺带有一点可以补充,他在大赛期间保持的应当是一种戏谑的状态,这点的体现就在于其观战嘉德罗斯对峙格瑞时的笑容,以及那一句“好戏开始了”的看热闹般的话就可以看出来。
接下来是对待安迷修的态度,我可能并不会使用过长篇幅,毕竟他们两人的互动其实还算是非常少的。初登场时对待安迷修,雷狮是采取了一种挑衅却又退让几分的态度,至于后期两者对峙时,他所表达出的那番进攻感十足的对话,以及确实有表露出来想要将安迷修击溃的想法,皆是可以得知,雷狮应当是将安迷修视作对手的,当然,这种对手与大赛前几名的那些由他尊重的对手不同,换句话说,安迷修的存在对他而言也是个乐子,一位号称要讨伐恶党,将他称作恶党的骑士,且愿为弱小者现身的傻蛋,在他看来无论怎样都是个有趣又神秘的乐子。他对待安迷修时的言语虽说进攻性十足但是又同平日对待他人所体现的言语中所自带的倨傲不同,相反当真是玩味十足,这玩味十足的态度,于我个人理解中大抵也便是找乐子了。所以,于我个人见解来看,安迷修之于雷狮大抵也便是一个有趣的玩物,对手。
以及着重标清一点,漫画中遇到鬼狐前卡米尔就有提及“计划”一事。

『所以除去嘉德罗斯这一步,又或者算上这一步,雷狮到现在都有着自己的计划。』

至于这个所谓的计划是什么,漫画现在没说,谁也不知道。


就暂且通过其他几人的角度,以他们究竟为何追随雷狮来思考其态度。
首先是每个人的参赛理由——既然都同意了参赛,那么每个人应当也是有着每个人的想法。佩利参赛理由很简单,他不怕死,相反,他只是想打个爽,打到死,这就是参赛理由,所以很简单,再加上对峙安迷修那里,佩利那么好战的人,宁愿死也想和安迷修打,听见了雷狮警告就服服帖帖回去,想想也能知道有多害怕雷狮,所以雷狮对于佩利的征服大抵便是力量上的绝对征服,以及让佩利明白跟着自己有肉吃。而卡米尔则是单纯想要追随雷狮,这两人出身同一个地方,羁绊较深,在此不多作赘述。至于帕洛斯就比较复杂了,明明知道参加的话十有八九会死,那么一个圆滑的骗徒会选择吗?会不会帕洛斯做好了背叛的准备,想送雷狮上去然后一举解决,把雷狮当做一个踏板,可能参加凹凸大赛他是确实有明确想法的,至于雷狮为什么带着帕洛斯,那么也便是可以体现出雷狮颇有王者气概的一点了,他不怕,因为他知道自己有力量,就算帕洛斯背叛,他也有把握可以裁决帕洛斯,所以雷狮应该心里有准备,并不在意这个——现在这么看,大概海盗团其他两人于雷狮而言,大概也就是普通的手下了,这样也能解释清楚为什么他表露的感情那么冷淡,绝对不是那种,在过去与比赛里面我们有羁绊,我们是好伙伴的关系。对峙安迷修那里雷狮已经说明白了,手下。
接下来讨论一下卡米尔,以这种冷淡的心理来看,对待卡米尔,想法应该也就是随手救下来的小鬼,不过他也算肯定了卡米尔的实力,不然光凭忠诚这一点他不会带着卡米尔,毕竟没能力的话,带着就是个拖油瓶。

对于海盗团之间的关系,目前的理解只是暂时,毕竟官方资料里面有很多暧昧的东西,比如卡米尔资料中的“从小受到雷狮庇护”以及帕洛斯资料中的“偶然被雷狮所救”,不得不让人重新定位雷狮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目前我的理解都只是剖析了他的表面,也就是“恶人”,而深层次的由于剧情设置暂还不敢妄下定论,暂且如此吧。

“看到机会就要上,看到好处就要抢,看到弱鸡就要踩——横行霸道才是我们的本职。”

海盗的身份予了他狂的资本,他能因为是海盗狂得肆意,也可以将缺陷暴露,不惧会有什么人教导他,他是皇子不应该如此,这也就是自由的地方。
皇子,可以说是作为帝王培养的吧,那么所谓帝王,身上的特质他应该也有,那么体现在哪里呢?我想可能是统御海盗团的这个能力上,他能够驾驭得了恶人中的恶人,并且发号施令,这是他雷狮的厉害之处,他也能够听从意见以大局为重,有时也会发表命令确定走向,他皇子的一部分想来应该正体现于这里。
帝王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治理,对,治理。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够成为头领,和普通的小混混不同的地方吧,当然这种体现应该还在语言上,他说话虽然粗暴但是确实是能看出来有文化底蕴的,也就是有那种气质,什么气质呢,贵族应该有的傲。不过狂傲有度,他的傲和嘉德罗斯的傲不一样,不能算是显露山水的,但是他确实有,这体现在哪里?当然是他对于自己的实力的自信程度,他会称他人为弱鸡,很明显,他自信于自己的实力。
大抵皇家的气质体现是存在却又不明显的,要论如何的话,大概三分皇家,七分海盗。
为什么皇家少,因为他说白了,只是皇子而不是帝王。他当然和帝王不一样,他恣意妄为,随心所欲到了极端的地步,这和帝王应有的心系天下的理论相驳,所以他这种随心所欲体现在了海盗这个身份上,想做什么就做,想说什么就说,让他猜不透,有时可能会因为突然的一个想法就去对此付诸行动了,所以才说是猜不透,因为他随性。我流雷狮参加凹凸大赛的理由是“找乐子”,因为如此才贴合他极端的随心所欲这一点。为什么?自由他有了,命运?他用得着改变命运吗。金出现的时候他那渴求一个对手的态度,很明显就是,来参加大赛不过为了自己开心。所以我会在戏里有时体现出玩乐这一点,这也很符合他的年纪,说白了,他还是孩子。好了,聊一下海盗的精神体现在哪里——劣性,应该也就是劣性了,他现在体现的模样是坏得彻底的,当然他也把自己摆在这个位置上,毕竟“横行霸道才是海盗的本职”,这应该也就是他海盗精神的骨干了,横行霸道。

目前来看,虽说卡米尔是军师,但雷狮海盗团的主脑却还是雷狮,即,目前所走的每一步都是雷狮的决定,而卡米尔则是根据这决定对雷狮进行辅佐,也就是起到了辅助作用。调查情况,分析战局,必要时提出建议。
他走的从来不是别人为他安排好的路线,而是他自己制定路线,当然了,他有这个能力,毕竟是皇家出身,在谋略上肯定没得讲。假若他没有那随心所欲的性子,我想他可能不会是暴君,不会是海盗,因为他有能力,无论武力还是脑力,又或者是成王该有的冷酷。
目前来看的雷狮有着一股坏人的味道,也正是他这冷酷的体现,为了威慑手下,他会毫不客气的予以落雷,即便对手是女性也会毫不客气的下手。也正因为如此,可以说他是没有弱点的,因为这种冷酷会让他毫不犹豫的舍弃一切。他有着纵观全局的能力,并且能够看透,在明知嘉德罗斯不死的情况,会因为隐藏实力而选择撤退,在身处这大赛的情况下,会看出水深、碾碎希望这些,应该也足够说明他的能力了。再加上当他砍断雷德的手后那一副尽在掌握的模样,也足够说明他的脑力如何。他一直在思考,无论是对整体大局还是自己下的每一步棋子。这种能力,在皇子身上倒是可以称作睿智,但是在这海盗的身上来看,也便是狡诈了吧。
他为何傲也是出于对自己谋略的绝对自信,对,他傲,不容他人质疑。
其实他的谋略不仅只是对外,还有的便是对内的制衡,卡米尔是绝对忠诚的,暂且不论。对于佩利,我想他采取的方式应该也就是武力制衡以及语言诱导,武力制衡的话,从那时佩利怕他的模样也能看出吧,一个好战的人会畏惧的,应该也就是能力遥遥在他之上的人,说白了就是被打怕了,而语言诱引,体现也就在于他那时故意说出的一句“等之后就有得好玩”,让佩利清楚自己跟着雷狮走是有肉吃的。至于帕洛斯可能就要麻烦一点了,毕竟他是不忠心的蛇,雷狮自己应该也是清楚如何的诱引都不会令蛇衷心,所以他便不会故意体现出拉拢的意思,相反,他则是向帕洛斯传递了“我不怕你背叛,因为我保证在你背叛的同时就把你处理掉”的信息,从一种方面上可以说,也算是压制住了帕洛斯,这是他的谋略。
可以整理下来新的标签了,出自于实力的傲慢,冷静,冷酷,以及制衡术的优秀运用,还有便是拥有纵观全局的谋略。

这次来聊聊皇子雷,八九岁或者十二三岁的孩子雷狮,主体以原著的十八岁作为衍生,这次就简单说说。雷狮就是雷狮,他本质的,自出生起就带着的劣性就算是年幼也不会清除掉——也就是那极端的随心所欲。毕竟年幼,或许对自由并没有什么完整的概念,当然也不会是从小就想要当海盗,毕竟他是个随心所欲的人,自然是想到一出便是一出。傲慢,但是如今的狂妄应当还是没有的,毕竟这个时候只是单纯的小皇子,尚还未融入海盗该有的特性,不过我想,以他那背景教育,在对待下官以及大人的时候,该有的锋芒还是有的。他不会不成熟,毕竟凹凸大赛里面也有的是十几岁的孩子来参加,他们都很成熟,雷狮就不必提,好歹也是宫廷教育下成长的人,只是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成熟吧,由内至外的傲慢狂妄,说不准幼年时,还能柔和些,只是日常外对待他人时会显得扎手。其实我也有设想过现在的雷狮在日常里会不会比起比赛中体现的霸道狂妄,更加柔和一些,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以后再提。一句用俗了的话,他还是个孩子,不会太成熟,小孩子的幼稚还是有的。狡诈?那是海盗有的,狡猾才是小皇子有的。小孩子的随心所欲都用在了好玩上,他会因为好玩而把卡米尔这小家伙弄到身边带着,会因为好玩在深更半夜溜出皇宫犹如到闹市中的祭典游玩,会因为好玩去戏耍那些大臣和下官,然后在这些事情都暴露的时候,要么以自己的锋芒傲慢让他人对自己不敢指手画脚(特指一些大事情,比如卡米尔),要么,便是以那种狡猾将这些事情圆满结尾,还会让人觉得“小皇子就是小皇子啊。”一种无奈又想笑的感觉,这是小孩子的智慧嘛。日常里面做些小孩子会做的事情吧,折个纸船,在熟睡的大人脸上画乌龟。即便他成熟,受着宫廷教育,但也不能忽略他还是个孩子,有着孩子的玩性。不能为了一昧的体现成熟而让他不像这个年纪的人,这一点对于十八岁的雷狮我也有表现——那时候的他固然是长大了成熟了,但好玩的性子不会泯灭的,这点从他对待安迷修的那种玩味态度上就能看出来,还有对待这个大赛,他一直都在玩,只是长大了后,这种玩不再是幼年那种简单幼稚的把戏了。



评论(33)

热度(851)